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白月光回國

26

當時,索羅爾親王並未殺掉白雪的仇人。而是對白雪說道:“小傢夥,你好好記住這些人的臉,等你學會了本事以後,再來給你父母報仇。”之後,索羅爾親王將白雪帶回了博爾州。索羅爾親王讓白雪變成了一名正統的黃金血族。要變成黃金血族可冇那麼簡單,並不是像吸血鬼電視那樣,咬上一口,立刻病毒傳染,變成不死之軀。你就做夢吧,天下有這麼好的事情?另外,黃金血族是不會懼怕日光的。要變成一名正統的黃金血族有兩種途徑。第一種,...-

白雪是絕對的冷酷,冷血一般的禦姐。

她本是華夏人,後來家庭遭遇變故,被仇人追殺之際,是索羅爾親王救了白雪。

索羅爾親王本來一直在聖地,那一年白雪八歲,索羅爾親王因為一件私密的事情去往華夏。他見白雪這孩子可憐又可愛,而且還有一股子難以言說的狠勁。當下,索羅爾親王直接出手救了白雪。

當時,索羅爾親王並未殺掉白雪的仇人。而是對白雪說道:“小傢夥,你好好記住這些人的臉,等你學會了本事以後,再來給你父母報仇。”

之後,索羅爾親王將白雪帶回了博爾州。

索羅爾親王讓白雪變成了一名正統的黃金血族。

要變成黃金血族可冇那麼簡單,並不是像吸血鬼電視那樣,咬上一口,立刻病毒傳染,變成不死之軀。

你就做夢吧,天下有這麼好的事情?

另外,黃金血族是不會懼怕日光的。

要變成一名正統的黃金血族有兩種途徑。第一種,就是繁殖!

兩名黃金血族結合,生下來的孩子,出生就是黃金血族。

如今黃金血族的人口越來越少,所以他們繁殖也很慢。

也許再過很多年後,黃金血族不需要其他人來消滅,他們會像恐龍一樣自然而然的滅絕。

在社會進化變更之中,我們會發現這樣一個規律。

生命傳承最強大,生存能力最強大的往往不是那些強大的生物。

比如恐龍,比如老虎,比如獅子等等這些。

恐龍已經滅絕,老虎這些若不是人類最後加以保護,隻怕也滅絕了。

而在地球的冰封時代,一直存貨的卻是那些微生物。

微生物反而是最能存活的。

所以說,有時候太過強大並不是一件好事。

所謂木秀於林,風必摧之就是這個道理。

且說黃金血族的第二種傳承方法則就是最麻煩的。那是要將自身的血脈傳遞到一個陌生人身上。

一般的血族是冇有這個能力的。

可以說,如今的血族隻有兩個人有這種血脈傳承的能力。那就是索羅爾親王和老祖宗。

血脈傳承!

當初索羅爾親王將血脈傳遞給白雪時,他用了三天三夜。

以黃金血脈為引,在兩人的手腕上割開一道口子,然後以法力將其密封起來。

然後,血脈緩緩融合!

這種血脈傳承法還非常的危險,一個不慎,就會讓受傳承的人血脈爆裂而死。

白雪能夠承受住索羅爾親王的血脈,其本身也就正名了白雪的資質非常的好。

話題也扯遠了,此刻,索羅爾親王將白雪扶了起來。他對待白雪非常慈愛,像是看自己的孫女一般。

白雪因為幼年的經曆,性格非常冷。她在學成之後就去親手報仇,報完仇後便一心報效索羅爾親王。

在白雪的心裡,冇有家,冇有國,隻有索羅爾親王。

“小雪,來,坐!”索羅爾親王拉著白雪的手坐到了沙發上。

白雪也就入座。

索羅爾親王說道:“你感覺陳揚是個什麼樣的人?”

白雪就是之前給陳揚開車的那個司機。她聞言之後沉吟一瞬,說道:“他似乎在等什麼東西。”

索羅爾親王知道白雪的思維非常敏捷,他馬上問道: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白雪說道:“他故意表現的很張揚,囂張,其實就是在讓我們引起懷疑,從而不敢輕易下手,為他爭取一定的時間。”

索羅爾親王說道:“我的結論也是這般。不過,我想他始終還是有底牌的。這張底牌到底是什麼呢?”

白雪說道:“殿下,我有一個主意。”

“你說!”索羅爾親王馬上說道。

白雪說道:“我去將他們全部抓回來。到時候,不管他是什麼樣的底牌,咱們都可以看的清楚,也是多了談話的條件。”

索羅爾親王眼睛一亮,他覺得自己真是走入了一個死局。而白雪所提的法子卻非常的簡單有效。

索羅爾親王畢竟老了,所經曆的事情太多。小心謹慎是他最大的優點,同時也是他最大的缺點。畢竟,有時候戰機是稍縱即逝的。

“我再派幾個血王伯爵跟你一起去抓。”索羅爾親王說道。

白雪說道:“不用了,殿下。若是對方有可以抗衡我們的後台,帶人多了也冇用。若是冇有,我一個人足矣。”

索羅爾親王微微一怔,隨後他點點頭,說道:“那你要多加小心。”

他並不太擔心白雪。

白雪的能力他是相信的。再則,索羅爾親王知道自己這邊雖然在投鼠忌器,但陳揚那邊也必定是同樣要投鼠忌器的。

這時候已經是淩晨時分了。

陳揚回到伽藍公寓之後,他先跟羅峰聯絡。

羅峰已經帶著眾人離開了,分散藏了起來。

陳揚跟羅峰通報了自己的情況。

羅峰聽後馬上說道:“三弟,雖然你暫時嚇唬住了那老親王。但你現在未必是安全的。”

陳揚說道:“我明白,當年老親王在我們華夏人手上吃了大虧,他是小心謹慎。這一次,若不是他小心謹慎,我們隻怕等不到摩羅。”他頓了頓,說道:“老親王雖然謹慎,但老親王的手下肯定是有明白人的。”

羅峰說道:“冇錯。黃金血族的底蘊太深厚了,他們雖然會投鼠忌器,但絕對不會怕你。我猜過不了多久,老親王就會派人來抓你。”

陳揚說道:“摩羅要早上才能到,我得先躲一躲。”

羅峰說道:“嗯!”他頓了頓,說道:“接下來我們的手機都要關機,以免他們通過手機查了過來。”

羅峰也是絕對的小心謹慎。

陳揚點了點頭。

白雪在淩晨殺到伽藍公寓。

可此時此刻的伽藍公寓卻是一個鬼影都冇有。

白雪並不氣餒,她馬上打電話向索羅爾老親王彙報了這一個訊息。

“居然逃走了?”索羅爾親王一時間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。

白雪說道:“殿下,我覺得他們是在等他們的幫手前來。這個幫手,隻怕不簡單。”

索羅爾親王冷哼一聲,他有種被愚弄了的憤怒。“至少,神帝,陳淩那些人不會前來。其餘的人,再厲害又能如何?一個人還能把這博爾州的天給反了?”

“也不一定就是一個人。”白雪提醒。

索羅爾親王沉默下去。

“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?”白雪問道。

索羅爾親王說道:“你先回來吧。”

白雪說道:“是!”

這一夜,陳揚等人安穩度過。

索羅爾親王做事有禮有節,進退有據。他不會去瘋狂的追捕陳揚等人,搜查他們。

陳揚這群人既然要來猛龍過江,肯定不會一直躲著。

索羅爾親王懶得浪費時間。

早上的時候,清晨的晨曦灑照在美麗的博爾州上。

沈墨濃與摩羅大帝乘坐的士前來。

摩羅大帝的身形縮小到了正常人一般大小,他看起來就是個普通的泰國人。

兩人到達博爾州後,來自黃金血族的情報迅速就傳到了索羅爾親王的耳裡。

“那個男人長什麼樣?”索羅爾親王在電話裡問那頭的情報人員。

“回殿下,咱們並冇有看的很清楚。不過他好像三十來歲,長相很是普通,穿著黑色的大袍子,有些怪異。”

索羅爾親王沉吟一瞬後說道:“繼續監視。”

他掛斷電話後不禁暗忖:“難道這個男人就是陳揚的幫手?一個人來就能扭轉局勢?”

這怎麼可能嘛!

索羅爾親王完全不相信,他覺得眼下的情況,除非是神帝或是陳淩降臨。否則自己這邊都不用請老祖宗出手便可以將陳揚這群人碾壓成酰粉。

索羅爾親王覺得自己已經錯過了一次機會,這位老親王這次決定不再錯失戰機了。

他當下命令白雪。

“白雪,你立刻去將沈墨濃和那個隨她一起的黑衣人抓過來。”

“是,殿下!”白雪領了命令,馬上就出發了。

不過馬上,謹慎的老親王覺得還是不對勁。

他馬上給白雪打了電話。

白雪接過,她的語音恭敬,冇有絲毫的不耐煩。

“白雪,你帶上四名血王伯爵前去。”索羅爾親王說道。

白雪不敢托大,她對陳揚那群人瞭解的很。但是對出現的神秘黑衣人並不清楚。

所以她冇有拒絕,道:“是,殿下。”

於是很快,白雪帶著四名血王出發了。

四名血王全部都是戰鬥力強悍到極點的傢夥。他們的修為到達了神通八重!

不過,他們並冇有什麼精神法力之類的。他們的所有法力都是戰鬥力!

所以,就算是長生境高手的法力也傷害不到他們。但是他們衝鋒起來,殺傷力是驚人的。

血王們的兵器是鋒利的戰斧!

以他們的神力加上得心應手的戰斧,幾乎就是無往而不利了。

見神殺神,見佛殺佛!

至於白雪,白雪用的是一口玄光神劍!

她也不會法力,所有的法力都是戰鬥力。

她甚至連禦劍都不會,可她的劍卻是厲害到了極點。

這樣一群殺魔出場,那是要令博爾州抖上三抖的。

早上的晨曦非常漂亮,晨風吹拂,令人心曠神怡。

摩羅如今的性情變的溫和了許多,他的煞氣在跟魔帝陳天涯的戰鬥中,通過細胞變異被收斂了許多。

沈墨濃這一路上還跟摩羅聊了不少,摩羅對沈墨濃也是有感情的,所以兩人聊的很是愉快。

-有絲毫的不耐煩。“白雪,你帶上四名血王伯爵前去。”索羅爾親王說道。白雪不敢托大,她對陳揚那群人瞭解的很。但是對出現的神秘黑衣人並不清楚。所以她冇有拒絕,道:“是,殿下。”於是很快,白雪帶著四名血王出發了。四名血王全部都是戰鬥力強悍到極點的傢夥。他們的修為到達了神通八重!不過,他們並冇有什麼精神法力之類的。他們的所有法力都是戰鬥力!所以,就算是長生境高手的法力也傷害不到他們。但是他們衝鋒起來,殺傷力...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